検索条件

商品カテゴリから選ぶ
メーカーから選ぶ
キーワードを入力
書籍名を入力
編著者を入力
出版社を入力
ISBNを入力

特価商品市場

世界美術

*
  • 新品
  • 限定品
  • 日本在庫
  • 特価商品
商品コード:
SSC-B52405-9787209051231

大学智慧 中国伝統文化 中国語版 姚淦銘国学智慧系列 百家講壇講師 姚淦铭国学智慧系列:大学智慧

著者:姚淦銘
出版社:山東人民出版社

通常価格(税込):
3,110
販売価格(税込):
1,080
ポイント: 10 Pt
関連カテゴリ:
文化歴史言語辞典
中国美術 芸術 趣味 > 伝統文化 芸術 歴史
文化歴史言語辞典 > 文学、小説、絵本
特価商品市場
シリーズ名:姚淦銘国学智慧系列
出版日:2009年12月1日
ページ:343
商品サイズ: 23.8 x 16.8 x 2.4 cm
商品重量: 481 g
言語:中国語(簡体)
発送料金:200円,弊社指定便

※日本在庫商品は複数のご注文で同梱戴くことにより送料がお安くなります。更に日本在庫の商品をまとめて10,000円(税抜)以上ご注文戴くと送料が無料になります。
数量:

目次

X-H-A

前 言

篇一:《大学》精蕴与价值
《大学》是大学问
《大学》:内圣•外王
《大学》:道德与社会的鸿猷
解读无名氏的《大学图》
古朝鲜学者的《大学图》
读《大学》法:涵养与体察
钱基博提示的《大学》读法

篇二:《大学》三纲八目
“三纲”之一:在明明德
柏拉图的“洞穴”设喻
“三纲”之二:在亲民
智慧:亲民•不亲民•案例
一字之辨:亲民•新民
“三纲”之三:在止于至善
荀子的“四善”说
行为逻辑:肇始•进境•步骤
《大学》•鸳鸯•金针•度人
梁启超的“新民说”
“新民”与新民学会
古今掇英•善•止于至善

篇三:《大学》格物致知
品读:格物致知
钱穆:朱熹“格物致知”说
再读:明清•格物•致知
利玛窦、徐光启的“格致”说
李善兰的“格致之学”
徐寿的“格致学”世家
华蘅芳的“格致学”
胡适•笛卡儿•格物致和
格致•潮流•爱因斯坦
丁肇中的“格物致知”观
案例•当代智者•格物致知

篇四:《大学》诚意与慎独
解读:“诚”的汉语词场
《大学》•诚意•慎独
荀子论“诚”与“慎独”
曾国藩与“慎独”智慧
慎独之智:王阳明•梁启超
杨震:慎独•齐家•治国
杰斐逊的“慎独”告诫
悬念式的“诚意”测试
再一瞥:“诚意”、“慎独”智慧
骗:现代方式的行走

篇五:《大学》矩之道
解读:矩之道
五寸之矩,尽天下之方
五种弊病:人心不得其正
诸葛亮的《喜怒》之策
五辟:偏辟•救治•修炼
正心•四心•善恶论
铭箴:古人的矩之法
儒者•矩•气象
矩:佣人•将军•大学
丁龙故事:衍生•格致•矩

篇六:《大学》财富智慧
《大学》的生财大道
《大学》丰富的财富智慧
从孔子的震怒说起
荀子论财富之道
历史经典:富国•发财•豪富
《大学》与《货殖列传》
毋误解:《大学》与《史记》
话说:钱•币•刀•布
世事洞达的《钱神论》
醒世名文《钱本草》
《大学》•财富智慧•经济危机

篇七:《大学》教育智慧
大学之道:《大学》与《学记》
《大学》历久弥新的教育经典
感悟:蔡元培的大学之道
《大学》与当代大学教育
德育:《大学》与杜威说

篇八:《大学》管理智慧
《大学》:企业管理十大智慧
案例•管理•修身•入世
成与败:在胡雪岩故居之思
企业巨子与《大学》之学问
李嘉诚:财•民•聚•散
巨商王永庆的“止于至善”

篇九:《大学》修齐治平
知本•修本•修身为本
荀子的修身智慧
修齐治平:在南阳武侯祠感悟
在内乡县衙再思《大学》
开悟《大学》:召父杜母
反思•陶朱公•齐家不易
《大学》“修齐”谚语的深意
琳琅满目的古代家训
曾国藩•齐家•《大学》
《大学》与全球化的伦理理念
平天下的瑰丽宏图

篇十:《大学》历史与谜
略说:古代•小学•大学
朱熹说“小学”与“大学”
《大学》作者与年代之谜
《大学》名称之辩
《大学》与“杂引经传”
《大学》:程颢与程颐
迷与谜:朱熹与《大学》
朱熹•《大学章句》•褒贬
出土简帛与《大学》研究之例
《大学》与黄老思想之关系
宋真德秀与《大学衍义》
元代许衡与《大学》
明代王阳明与《大学》
怀疑与叛逆:陈确与《大学》
回眸:《大学》•版本•著作

篇十一:《大学》原著译讲
古本《大学》品读

篇十二:朱熹《大学章句》译介
大学章句序
大学章句
后记

著者紹介

姚淦铭,苏州吴江人,文学硕士,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现为教育部直属“211大学”之江南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古文献研究所所长。曾获部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奖。多次出访日本、新加坡、香港、台湾等地,进行学术交流。 姚淦铭数十年以来专心从事学术研究,有深厚的学术功底,其于古代文化、哲学、经学、文献学、语言学、文字学、书学、饮食文化等领域,均有论著出版。个人独立著作有11部:《哲思众妙门——老子今读》、《老子与百姓生活》、《再说老子与百姓生活》、《孔子的智慧生活》、《王国维文献学研究》、《汉字与书法文化》、《汉字心理学》、《礼记译注》(台湾)、《趣谈中国摩崖石刻》、《先秦饮食文化研究》(上下册)、《汉字文化思维》等。另与他人合作论著10多部。个人公开发表学术论文170多篇。论著多次获各级奖励。 姚淦铭是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栏目的知名主讲人之一,先后作了《国学大师王国维》、《老子与百姓生活》等系列讲演。姚淦铭又是上海电视台《文化中国》栏目的知名主讲人之一,作系列讲座《孔子》,并获“最具亲和力”奖。

前書き

国学之儒家经典,汉代有《五经》之谓,即是《易》、《书》、《诗》、《礼》、《春秋》。宋代有《四书》之称,即是《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后代又有“四书五经”之说,《四书》居于《五经》之先,而《大学》又居于《四书》之首。
然而历史的轨迹饶富机趣,《大学》本来却非是一本书,而是《礼记》中的一篇,《中庸》亦然如此。《礼记》是儒家的经典著作,是西汉学者戴圣删订选辑先秦礼学家解释《仪礼》之“记”,又称为《小戴礼记》,简称为《礼记》。在宋代以前,《大学》与《中庸》并没有被特别予以重视与开掘,学者们更没有单独把它抽取出来,独立地看待研究它们。宋代时,一种历史的机遇使得《大学》、《中庸》被独立出来成为两书。南宋淳熙年间(1174—1189),朱熹注《论语》,又将《大学》、《中庸》分章断句,加以注释,配以《孟子》,题为《四书章句集注》。于是《四书》之名始立,后来又作为求学的入门书。
《大学》又为科举考试的必读书籍,数百年以来更加深刻地影响了国人。元代皇庆二年(1313年),国家规定科举考试须在《四书》内出题,且发挥题意须以朱熹的《四书章句集注》为根据,明清沿袭。因此《四书》影响极其深远,曾经家颂户习。《大学》就这样曾经成为我国宋以后数百年文化天宇中的灿烂星辰。
曾如是闻柏拉图《理想国》之言:“我说,那么作为这个国家的创建者,我们的责任是促使最优秀的灵魂获得我们说过的这种最伟大的知识,使它们具有能看见善的视力,能上升到那个高度。”
我想,这也沟通了《大学》所说的宗旨,即“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了!其实《大学》要培养的就是这样的一批优秀的灵魂,不断地向上、向高处、向善处飞翔,再飞翔、又飞翔的人,使他们真正成为社会的、国家的人才、精英、栋梁!
《大学》确是饱含智慧、至理、名言之作,更是具深心、妙用、魅力之著。若非如此,则不足以成为经典;若非如此,也绝不能历久而依然精光闪烁、淬砺而愈发弥新。
诺贝尔奖获得者丁肇中说到《大学》的“格物致知”时,就曾高度赞扬:“一个人教育的出发点是‘格物’和‘致知’。就是说,从探察物体而得到知识。用这个名词描写现代学术发展是再适当也没有了。现代学术的基础就是实地的探察,就是我们现在所谓的实验。”当然我们要在新的时代,重新发掘借鉴其中的精髓,也正如他说:“在环境激变的今天,我们应该重新体会到几千年前经书里说的格物致知真正的意义。这意义有两个方面:第一,寻求真理的唯一途径是对事物客观的探索;第二,探索的过程不是消极的袖手旁观,而是有想象力的有计划的探索。”他殷切地“希望我们这一代对于格物和致知有新的认识和思考,使得实验精神真正地变成中国文化的一部分”。
这就启示我们,读《大学》,不仅要读其文本、审其要旨、晓其历史、汲其智源,更重要的是在新的时空下读出一种新的智慧、新的精神、新的向度、新的启示来。虽然我于撰写之时,拳拳心向往之,孜孜诚意求之,但此绝非易事,虽或不能至,也必勉励而为之。
这本《大学智慧》主要分为两大部分,一是对《大学》中的智慧的解读,二是在此基础上再对《大学》全文的系统解读。
关于《大学》的智慧解读,我们又分别从其“精蕴与价值”、“三纲八目”、“格物致知”、“诚意与慎独”、“矩之道”、“财富智慧”、“教育智慧”、“管理智慧”、“修齐治平”、“历史与谜”等条分缕析地展开解读。在这里将《大学》的各种智慧,发掘之,揭示之,聚焦之,引申之,连绵之,一睹山阴道上目不暇接的古今智慧胜景。
关于《大学》的文本解读,我们既对古本《大学》全文进行逐字逐句的解释,也对朱熹的《大学章句》进行译介,这样读者对流传的两个本子可以会观、对比、融通。
一面是《大学》原著的大本大源,此或为一翼;一面是《大学》智慧的开掘演绎,此或为另一翼。有此两翼,或许我们就能飞起来,飞翔而上,向上于至善的境地翱翔!

作者
2009年10月

後書き

“国学智慧系列”之第一种《孝经智慧》出版后,得到读者的见爱,我曾蒙邀请去青岛图书城签名售书,后来又应邀去上海书展签名售书,均受到读者的欢迎。读者的热情,鞭策我再去坚毅前行,鼓舞我完成系列撰作。 早在20世纪90年代,我曾撰写过《礼记译注》,先在大陆出版,后来又在台湾出版,而《大学》即在《礼记》中。这几年还给研究生上《四书》课,因此原以为撰写此书可以驾轻就熟,顺势行舟,但是一旦上手却踟蹰下笔,犹豫难进。此中的原因,就是因为它不仅仅是对《大学》的译介,也不单单是对原著的解读,难在要把《大学》深蕴的有价值的积淀发掘出来,并转换为现代时空下仍具鲜活效用的智慧。 然而要打通这种时空的隔阂,绝非易事,此种发掘与转化又良多坎坷。因此半年以来,笔者寝食思之,寤寐念之,伏案虑之,旅途萦之,转辗反侧其间,考辨求索其里,虽有所悟所得,然而不能自慊者犹夥。 曾国藩说过这样一句话:“盖人不读书则已,亦即自名曰读书人,则必从事于《大学》。”我们初闻此言必定会对此怀疑、质疑,但是一旦认真读完了《大学》一书,再冷静地思考这句话,又会有所信服与折服。 这其中的道理,或许就如朱熹所云:《大学》“外有以极其规模之大,而内有以尽其节目之详。故为学要先识其外面规模如此之大,而内用工夫以实之”。或许再就如明代李贽所云:《大学》是“真正学问,真正经济,内圣外王,具备此书”。《大学》就是显示外在的人生达到的规模之大,而又指示你内在的心路历程、修身逻辑与实在功夫。朱熹如是说:“吾儒唤醒此心,欲其照管许多道理。佛氏则空唤醒在此,无所作为。”《大学》就是在唤醒众人,明此心此德,通透许多的道理,而去奋发以有所作为。 笔者在写作中研读、参考了一些学者的论著,基本上已在行文中标明,并于此致以感谢。还要感谢山东人民出版社的领导与编辑,他们依然为本书的出版付出了很多的辛劳、心力、热情!笔者也期待读者、专家予以批评指正! 姚淦铭 2009年10月金秋 江南千年银瑞樱斋

この商品に対するお客様の声

この商品に対するご感想をぜひお寄せください。